云袖

【宸安祁宁】第二章 泣血

续前文~不过本章并没有祁王殿下出现,只是一章过渡。
入夜,山中依稀能听到水声,地上繁多的花草在月色下泛着清冷。天上一轮明月淡雅地照着,背后是黑漆漆的幕布。夜,很静。
世人皆传琅琊山风景如画,此言不虚。夜幕下的琅琊山更添神秘,叫人忍不住去想这一切的主人,江湖上来去无踪的琅琊阁少阁主,会是什么模样?
此时风姿翩翩的蔺少阁主,却并未如古今风雅之士一般,或品茗谈诗或舞动长剑。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居然让我堂堂少阁主为你端茶倒水,早知道当年,就应该拦着我爹,不让他治好你!”口中骂个不停的少阁主动作上却很果断,端着一碗药茶,叩开一扇雕纹讲究的门。
门后赫然立着一位白衣青年,同样相貌英俊,气质却是与蔺晨大不相符了:此人眉宇间似有淡淡的愁绪,却给人一种无论何事都胸有成竹的感觉。不难看出,此人城府颇深。
“别那么多话,把药放下,我有话问你。”白衣公子转过身来,直接阻止了蔺晨继续聒噪。
放荡不羁的蔺少阁主,此时难得敛了几分狂气,换上一副肃容注视着眼前的人。
“金陵可有消息?”蔺晨一站住脚,白衣公子便迫不及待地出口发问,四平八稳的面容上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急色。
蔺晨依旧坦然,只是眉宇间不再那么目空一切,颇有惋惜:“这次事件涉及范围颇广。朝中不乏上奏求情者,却大都或被斩首或被放逐在外,更有甚者更遭灭门之灾。你认识的人里,黎老先生被贬谪出京,几位与他交好的当世大家也纷纷远离朝堂不问政事;英王上书求情惹得龙颜震怒,竟遭灭门;言侯因着皇后的缘故,几次求情都未受责罚,可已然心灰意冷,如今一心求仙问道;穆王府虽未受牵连,但皇帝老儿已然起了疑心,朝廷在与南楚的战役中一日日拖欠军粮,致使穆王爷战死沙场,穆霓凰请旨,在幼弟袭爵前领府中一切事务;萧景琰从东海赶回后当朝触怒龙颜,在群臣力保下才得了个美其名曰‘守卫边疆’,实则形同流放的结果,静妃‘教子无方’,贬为静嫔。”蔺晨硬着心肠一口气说完了所有消息,再抬眼看听者时只觉心都揪在了一起。他是亲眼看着这人从地狱里爬回来的,当日挫骨削皮时也未见这人有一滴泪下。如今虽明知这番话会给他带来的冲击有多大,可真正看到如此骄傲的一个人红着眼眶的样子,又如何叫他不心疼?蔺晨微不可查地叹口气,给自己打打气,试探着劝道:“长苏,我知道这些,对任何一个人来说也无法在一夜之间接受。不过没关系,我们有时间,你可以慢慢来,不必非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去……”
梅长苏动了动已经快要僵住的脖子,无力却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道:“谢谢了蔺晨,只是这次我恐怕不能听你的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已经走过了最凶险的一步,不会那么轻易地倒下的。”
蔺晨一走,昏暗的屋中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梅长苏的存在仿佛不能带来一丝生气。的确,连他自己都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。不过,他的灵魂本就不属于这副躯体,没有一丝生气倒也正常。他便任由这一缕思绪飘散着,眼看着它飘出了琅琊山,直奔帝都金陵而去。
可想到这儿,梅长苏却不得不生生掐断了自己的念头。他不敢去想那些陪伴他长大的人,那些他小时候嬉笑打闹的地方,生怕他们下一秒,就都化为灰烬……
不只是那些他熟悉的,还有一些他平生素未谋面的人们,如今也都变成了孤魂野鬼。梅长苏知道,蔺晨所言是实情,可必定只是有限的实情,真相只会比这惨烈百倍。想到这儿,梅长苏不禁自嘲地一笑。真相?真正的真相又有几个人在关心着?!不。他不会让真相,真的在那场大火中付之一炬。
霓凰,景琰,太奶奶,静姨,黎老先生,言伯伯,纪王舅舅……你们等我,不会太久的。父帅,母亲……孩儿不会辜负你们的。

【宸安祁宁】第一章

发上来试试水…本篇大概背景就是赤焰案后,假设祁王和宸妃没有死,之后翻案的故事改写。不坑,大家放心跳。不过更新时间撸主不能保证啦,哈哈。


世上稍微年长些的人,大都知道如今的大梁,并不是它最鼎盛的样子。
那样的繁华昌盛,帝都金陵的歌舞升平,百姓们的安稳踏实,却在十三年前,被那一纸从金陵带到北境的明黄诏书,被那得“胜”归来的剿“贼”大军,彻底地冻上了一层寒冰。又有多少志士的赤子之心,也从里到外地寒透了。
因此,大多数人不敢去提那曾经的清明盛世,以及那些曾经为天下表率、受万人敬仰的人们。
去碰这位皇帝的逆鳞,无异于飞蛾扑火。
事实证明,不管不顾扑上去的人总是有的,却也都成了孤魂野鬼。
自古皇家无真情。
也许对于一位逼宫上位的皇帝来说,身边就更加容不下什么辅佐伴驾的亲信。
这些,祁王萧景禹与赤焰主帅林燮,一定是不懂的。
也许在那时,林殊也可以不懂。
可梅长苏不能不懂。
地狱归来,挫骨削皮得来的身躯,禁不起任何天真与蹉跎。
梅岭一役,赤焰军没有人该死,更何况祁王?
至少他不该就此泯灭于皇权的纷争中。他有才华,有能力,有抱负,凭什么要将他的年华,在那重重朱墙内的尔虞我诈中付之一炬?
不公平。

【琅琊小剧场】谁是卧底篇(中)

隔了好久的文……前文走tag,另外,撸主想说,本文完全就是护苏宝大军群怼蔺晨,并且严重偏离谁是卧底这个主题了。

蔺少阁主:(习惯性地捋了捋他那并不潇洒的长发,摇着他那从不离手的折扇,高深莫测地看着这群人)行了行了,发言完毕。投票,别互相看来看去的,莫名其妙!
梅长苏:(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)你这出的什么题啊,说来说去全是一个答案。(不知不觉搓袖子中)
凰&琰&挚:(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啊,兄长/小殊×2 又要搞事情了吧……)
蔺晨:(看着好友的小动作,不怀好意)咳,投票投票,别啰嗦了。
梅长苏:(鄙夷地看了蔺晨一眼)萧景桓。
除梅长苏外的所有人:?????(凰&琰&挚:兄长/小殊×2 此举必有深意,我跟着就是。 桓:仰天长啸翻个白眼 选:嗯??哼,看来麒麟之才也不过如此。)(梅长苏:咳咳,看萧景桓吃瘪的样子真开心啊…我才不管在玩什么,高兴就好咯~)
蔺晨:让我们跳过投票环节,(众人:不用投也知道结果好么【鄙视】)萧景桓出局,游戏——你们猜结没结束啊?(众人:【无奈】)好了好了,游戏继续,你们自求多福吧~
(众人:……我不玩了!)

蔺·努力稳住大局·挽回威信·不靠谱·晨:咳,好了好了。看来是本阁主的题目难度太高,大家有些吃不消啊。这样这样,咱们赌一局吧。(露出只有他自己以为是高深莫测的微笑)
众人:……靠不靠谱啊(鄙视)赌什么?
蔺晨:(在袖子里抖拢)来来来,看我的宝贝。
言·一个箭步·豫·眼疾手快·津:哇塞,蔺少阁主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你有玉莹骰子,居然不早拿出来。害得我前两天在廖廷杰内小子那儿,白羡慕了他好一通啊!
蔺晨:你没问啊,我干嘛要拿出来(白眼)
梅长苏:是啊浴巾,这事儿怎么能怪蔺晨呢。
言豫津:(……【微笑】为什么想起了以前被挂在树上的场景???)啊,靖王殿下,你理解我吧。(蔺晨:好个姓梅的,你难得帮我一回啊)
萧景琰:浴巾,我们都是被欺负大的啊(微笑)(不知不觉看向梅长苏和霓凰)
苏&凰:(朝天吹口哨)
蒙挚:(干笑着打圆场)内个,咱们要不先考虑一下少阁主的建议啊,哈哈哈哈……
蔺·被无视·话题被突然转移·晨:(面无表情)呵呵。
众人:咳,话题好像偏了哈。对了少阁主,你的骰子呢?
言豫津:(啧,这骰子手感果然好,触手冰凉。嗯,也是难得的宝贝啊。诶,怎么都在看我呢……)哈,哈哈,少阁主,我去看看外面的月亮。(跑)
众人:……

蔺晨:……来来来,我来讲讲规则。喏,这是个骰子。
众人:……嗯,我们知道啊。
蔺晨:好!既然大家都知道,那现在开始!挨个扔骰子!蒙大统领,你先来。(啧啧,姓梅的和他那压寨夫人我不敢惹,你和那位太子我可就不管咯。)
(无比忠厚老实的)蒙挚:哦。(扔)嚯,十二!嘿,小……(看向萧选)苏啊,别怪大哥手气太好,嘿嘿嘿(憨笑)
梅长苏:(搓袖子,蔺晨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,啧,蒙大哥,看来连蔺晨都知道你老实【好欺负】了啊。)【泛起不怀好意的笑】
自动跳过萧景琰、穆霓凰、梅长苏、萧选掷骰子过程。
蔺晨:我来总结一下——姓梅的:五下;郡主:六下,哟嗬,你们还真是夫妻同心啊;萧景琰:八下;皇帝陛下:十下;大统领:十二。嘿,姓梅的,别怪哥哥啊~(梅长苏:【白眼】)
霓凰:少阁主,那惩罚是什么?
蔺晨:啧啧啧,没眼看没眼看。惩罚么……喏,我带你们去个地方。
让我们继续跳过众NPC浪(划掉,是散步)在路上的过程,任性的撸主。

蔺晨:看到了没,这就是我琅琊阁的初级阵法。只不过别小看了它,随时初级的,却足以使人望而却步,使琅琊榜上的高手也无法轻易突破,最多破了机关,却再无力气前进,而且不可能不惊动阁内守卫。
言豫津:哇,琅琊阁果然名不虚传!蔺少阁主,我不骂你了,能亲眼见到琅琊阁的阵法,也算值了。
萧景琰&蒙挚:少阁主不愧为琅琊阁之主,这阵法名不虚传。
梅长苏:显摆够了?(蔺晨:……梅长苏你不拆我台会死?)
霓凰:【担忧】少阁主,难得道这阵法,要用来惩罚兄长?【怒目】你若敢如此,当心我、太子殿下与大统领不念旧情,联手打你个鼻青脸肿!
蔺晨:梅长苏!你媳妇你管不管了!
梅长苏:霓凰啊,差不多就得了。真要把少阁主打个好歹,他还怎么去忽悠人家螺市街上的姑娘啊。(蔺晨:梅长苏你大爷!)
蒙挚:哈,哈哈…内个,咱们(瞥向萧·插不进话·黑脸·选),要不先聊聊惩罚?要我说啊,少阁主你也别这么惩罚小苏,这太严厉了对吧。你说你这种级别的,收拾收拾我蒙挚也就罢了……
蔺晨:好1蒙大统领不愧为禁军统领啊,讲义气!(啧,不像那个姓梅的)既然大统领都这么说了,那今日,便是我琅琊阁的阵法,有幸会一会大统领啊!
蒙挚:……什么情况???我只说让你换个惩罚,当着这么多人面,让我施展拳脚,不好吧。
蔺晨:我看没什么啊。姓梅的,你说呢?
梅长苏:咳,蒙大哥啊,你就听少阁主一次吧,没事的,我们大家都很想看大梁第一高手对阵琅琊阁啊,大家说对不对?
霓凰:兄长没事就好,我听兄长的。
萧景琰:小苏说的对,我同意。蒙大哥啊,你就耍两招,让我们开开眼。
萧选:我有选择吗???
言豫津:关我毛事,不过能看蒙大统领出招,痛快!
蒙挚 :?????小苏,我冤啊。算了算了,不废话,少阁主,我该如何做?

记一个脑洞

上次重温琅琊榜,看到景琰和长苏在金殿,反驳夏江对长苏是林殊的指证。突然萌发脑洞,也许是撸主内心深处对老梁帝的怨恨终于爆发了吧——想象一下,景琰说午时之前如果他们没有出宫,就向禁宫举兵。虽然最终平安,但,如果他们午时没有出宫,霓凰兵围禁宫了呢?啧啧,觉得怼梁帝(希望不会成为互怼……)很爽啊,不知道撸主的文笔能不能把这个大场面描述好。如果有人发现这个梗有人用过,欢迎告知撸主啊~当然更欢迎朋友们捧场啦~撸主开足马力,填完并发完手里的这些坑就来填,(坚强地微笑)哈哈。

【琅琊小剧场】谁是卧底篇(上)

这篇以前在兴趣部落上发过,今天发到LOFTER上来试试,大家不喜勿喷阿……
仅供娱乐,ooc,细节勿深究。

大梁皇宫别墅,众人围坐开着party。
鸽主:咳咳,大家安静一下!喂,说你呢姓梅的,就知道看美女!
梅长苏继续嗑着瓜子,眼神却依旧在霓凰身上停留,眉眼含笑,极尽温柔。嘴里的话却是对着蔺晨说的:“谁姓梅?这里有姓梅的人么?”
鸽主:……梅长苏你大爷。萧选:乱臣贼子!
于是,又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,鸽主终于用他(根本没有)的威仪稳住了大局,找到了机会插话。
鸽主:来来来,咱们今晚玩个游戏,叫谁是卧底,可是我刚刚从南楚挖掘回来的民间小游戏。
接下来是鸽主(啰嗦)的讲解规则时刻,自动屏蔽。
一切准备就绪。

鸽主:Round 1 —玩家:梅长苏,萧景琰,穆霓凰,皇帝老儿(众人:……),萧景桓,萧景宣,蒙挚。游戏开始!
(本轮:萧选—祁王;众人—梅长苏)
鸽主:来来来,我们按顺序开始,皇帝陛下先来~
萧选:乱臣贼子!(众人:嗯,跟我的一样……;鸽主:怎么又出来一个乱臣贼子……)
萧景琰:鸽子蛋。(萧选:嗯,景禹送过景琰鸽子蛋?朕怎么不知道???)
穆霓凰:我等了他十三年。(萧选:不对,有问题…)
萧景桓:我本以为我得到了他,却没想到,他早已心有所属。
萧景宣:唔,有人一直告诉我要除掉他,可是最后那个人好像被除掉了……啊,父皇,儿臣什么都不知道啊!
(萧选:……景宣,朕知道你最听话了,快告诉你父皇这是什么情况……)
梅长苏:他体弱多病。
蒙挚:我总是在他面前说错话。
(萧选:你们到底都背着朕干过些什么!)

鸽主:咳咳,第一轮结束,大家开始投票~
(萧选:情况不对啊,看来朕好像是卧底啊,不行,得小心一点了)
萧选:好了好了,朕先来投票好了。朕觉得,上一轮的发言啊,景宣的发言最模糊不清,谁知道这孩子以前干过些什么呢?是吧?好了好了,就他了!(景宣,别怪父皇啊,父皇也是没办法啊,哈哈!)
萧景桓:父皇说的对!父皇英明!
萧景宣:……老五,你跟票!有问题啊大家!投死他!
梅长苏:(淡定)我也投萧景宣。
霓凰:我听兄长的。
萧景琰:我听小殊的。
蒙挚:我也听小殊的。
(凰&琰&挚:我们都跟票,萧景宣你打我们啊【无所畏惧】;萧景宣:………)
鸽主:萧景宣出局,游戏继续!
(鸽主:哈哈,看来这皇帝老儿也不傻嘛,好好好,有热闹看了!)
(众人:???)

萧选:(怎么听上去,他们说的人像是梅长苏啊……嗯,至少霓凰说的肯定是他!赌一次吧!)咳,这一次我的描述是,麒麟之才!(紧张,不会错了吧…)
萧景桓:想当年,我在朝中势力如日中天,就是这个人,让我堂堂七珠亲王落马!(萧选:小子,你以前都在想什么!)
萧景琰:(扶额)遥映人间冰雪样。
霓凰:俯首江左。
蒙挚:(??)有此人!啊对,有此人!
梅长苏:……(我该说什么??)这个人…好帅!(忍住捂脸的冲动,你们把我想说的都说完了啊……)(众人:……原来你是这样的梅郎。)